• 关于跨文化交际能力的培养与英语听力教学的案 不要轻易放弃。学习成长的路上,我们长路漫漫,只因学无止境。


    本文通过对图式理论的解读,认为学生在英语听力学习的过程中,相关文化知识背景的了解能够帮助学生听力理解。而通过对学生听力能力的考察,发现跨文化交际能力的提高对英语听力理解能力的提高有帮助。因此,笔者认为在听力教学中应适当地加入文化背景知识,消除文化盲点不仅可以提高学生的听力理解能力,同时也能提高学生对听力的兴趣,最终培养了跨文化交际的能力,这也是英语教学的最终目的。

    关键词跨文化交际能力英语听力教学

    中图分类号 G642文献标识码 A文章编号1672-1578(2011)10-0037-02

    1 跨文化交际与听力理解的关系

    英语学习的最终目的是为了能够顺利地进行跨文化交际。而为能够顺利进行跨文化交际,仅有语言知识是远远不够的,更重要的是要掌握该语言的文化背景知识。语言是文化的载体,语言又是文化的写照,它象一面镜子反映着民族的全部文化,又象一个窗口揭示着该文化的一切内容。[1]著名学者萨皮尔·沃尔夫也认为语言不仅传递信息,同时也塑造了我们对客观现实的感知,语言决定了使用者的思维方式。还有学者将语言比作是肉,而文化比作是血,这也从另一个角度说明了语言与文化两者不可分割的关系。[2]因此,了解英语文化知识,有助于交际畅通并有效地进行。相反,缺乏相关文化背景知识必然导致交流障碍,甚至产生误解和冲突。“听”是人类交际方式之一,也是语言学习最基本的一项基本内容。据美国保尔·兰金教授统计,听占人们日常言语活动的45%,说占30%,读占16%,写占9%。[3]由此可知听力教学在英语教学中的重要性。语言输入是语言表达的前提,而听是语言输入的第一来源,加强听的训练是必要的。为此,许多英语教学工作者提出进行多种尝试,但缺乏对影响听力理解的一些因素作较为全面、深入的探究。

    除了语言的障碍之外,文化的障碍也会很大程度上影响听力理解。因为听力理解并非单纯指听出文章中的每一个单词,听力理解是跨文化交际重要的一部分,而听出原文的单词和听懂是两个概念,有些单词在不同文化中意思有所不同,即使听出了单词,并不表示就听懂了这个单词在句子中的意思,不懂文化对听力理解会产生很大的影响。而听是为了更好地去进行交际,听力理解能力的培养也要以跨文化交际为目的。

    2 研究概况及图式理论

    关于听力理解能力的提高与跨文化交际能力的培养,学者的主要观点有培养学生多元文化意识,构建动态的,能相互适应的跨文化交际模式(代礼胜,2009116),帮助学生扫除英语学习过程中遇到的文化障碍,提高跨文化交际的文化敏感性,对异文化有着平等、宽容的态度(王录,2009117),有效利用计算机多媒体,让学生在听觉和视觉上得到多方面的刺激,突显信息感染力,构建立体式教学环境,增强教学效果(李红英,2009101),帮助学生有选择性地主动交流,而不是被动地接受跨文化交际(颜静兰,200795)。[4]

    此外,图式理论能够很好解释听力理解与跨文化交际的关系。图式(Schema)的概念是由泰勒及克洛克提出来的,它是指一套有组织、有结构的认知现象,是人脑中已有的知识经验的网络,包括对所认知物体的知识,有关该物体各种认知之间的关系及一些特殊的事例。换句话说,图式是指围绕某一个主题组织起来的知识的表征和贮存方式。人的一生要学习和掌握大量的知识,这些知识并不是杂乱无章地贮存在人的大脑中的,而是围绕某一主题相互联系起来形成一定的知识单元,这种单元就是图式。[5]

    在皮尔逊(Pearson)看来,图式指的是人们听到或读到某些信息时在脑海中产生的景象或联想。比如说到坐飞机,就联想到购票、去机场、登机等各种场景。库克(Cook)把图式描述为人们头脑中的“先存知识”或“背景知识”。由此可见,图式是输入并存在头脑中所有对世界的一般认识。图式理论是图式知识在认知实践中具体运用的概括与升华。该理论认为,人们在理解、吸收输入信息时,需要将输入信息与已知信息联系起来,对新输入信息的解码、编码有依赖于大脑中已存在信息、框架或网络。输入信息必须与这些图式相匹配才能完成信息处理的系列过程,即从信息的接收、解码、重组到存储。[6]Oller(1995)曾对图式理论在话语处理中的认知作用做过对比试验。结果显示“学生的文化背景和经验与内容图式有关,经验背景越丰富,内容图式启动得越快。”反之,经验背景越贫乏,内容图式启动越慢,那么听力理解的障碍就越大。

    3 案例研究与结果分析

    笔者用英语专业八级考试的听力Section A作为听力材料,选取了3个班级的同学作为测验对象。3个班级均为英语专业大学4年级学生,其中2个班38人,一个班41人,共117人。选择这三个班级的原因有二首先,这 3个班是平行班,所接受的课程都相同,整体水平相对来说差别不大;其次,他们之前从未接触跨文化交际,而笔者又是他们的跨文化交际老师,因此在上跨文化交际课之前,先给他们做了专八的听力,然后在上过高语境(high-context)和低语境(low-context)之后再给他们做一次,前后可以进行对比。

    3.1英语专业八级考试

    英语专业八级考试(TEM-8)听力理解中的第一部分Section A是由一个700词左右的讲座组成,要求学生边听文章边做笔记,然后根据自己的笔记填空(答题内容于Section A录音结束后发放)。这对于学生来说是有相当难度的。2011年的专八考试Section A是关于跨文化交际中Hall的context理论,讲关于high-context culture(高语境文化)和low-context culture(低语境文化)问题。

    3.2高语境与低语境

    高低语境文化最早是由Edward T. Hall 在1976年的Beyond Culture一书中提出。这一对概念的提出对跨文化交际与交际环境的关系研究提供了新的视角。High-context(高语境文化)指的是在交际时,较多信息都是通过社会文化环境或者情景来传递,或内化于交际者的思维记忆深处。用语言所传递的信息相对较少,人们对交际环境的种种微妙之处较为敏感。而Low-context(低语境文化)指的是人们在交际时,大量的信息由语言传递,隐性的环境传递出相对少量的信息。也就是说,在低语境文化中,人们习惯借助言语(包括说和写)的力量来交际。这种区分是相对的,因为在任何环境里,这两种类型的交际都可能并新万博体育app,新万博体育手机版网址,新万博客户端官网经常是同时存在的。[7]

    3.3结果分析

    一共10道填空题,在学习跨文化交际之前,做对3道题的人数共45人,占38.5%;对4题的人共42人,占35.9%;对五题的人共18人,占15.4%,其他(做对2题及以下或做对6题及以上)共12人,占10.3%。在对学生进行访谈时,大部分同学表示由于还没有开始全面准备专八考试,有些学生甚至由于考研对专八也没有任何了解,觉得这样的题型很有难度,“虽然大部分能听懂,但来不及做笔记”,“有些还能听懂,有些词根本不知道什么意思,听懂就有问题,别提记下来了”。在学过跨文化交际之后,对3题共19人,占16.2%;对4题共25,占21.4%;对五道题共29人,占24.8%;对六道题共30人,占25.6%;其他(做对两题及以下共15人,其中,全对的有4人,占3.4%。从数据中可见,在学习过high/low-context理论之后,同学的正确率有了很大的提高。通过访谈,学生纷纷表示“由于学过high/low-context理论,而且是刚学完,对于里面的内容非常熟悉,做的时候不需要花精力去理解,只要专注于记录。而记录也只是记录要点,具体内容不需记录也知道了。”“第一次听的时候,没有太听明白,尤其是polychronic, monochronic这类的词,完全听不懂,更别提写下来了。但现在都知道这些术语的意思,听起来感觉很轻松。拿到题目的时候,笔者甚至觉得不需要听这篇文章,就能把所有的空格填出来。”研究材料相同,研究对象相同,正确率却有很大的差别。是因为图式作为“先存知识”或“背景知识”起了作用。背景知识越丰富,图式启动越快。学生在学习了高低语境之后,充分了解高低语境的概念本身,以及高低语境文化的人们交流方式、时间观念的差异。而此案例中选用的专业八级考试真题正好是对于高低语境的介绍,学生可以不用将注意力集中在听力理解上,而只需记录文章的结构和要点,

    新万博体育app,新万博体育手机版网址,新万博客户端官网

    3.4其他因素对于结果的影响

    首先,学生因为前后两次做同一篇听力文章,可能会对结果产生一定的影响。不过,虽然在第一次做的时候,已经对内容有了一定的了解,第二次再去听的时候情况可能比第一次会好一些,但第二次与第一次听的时间相隔1个月,从心理学家艾宾浩斯的遗忘曲线来说,遗忘从学习之后即开始,最初遗忘最快,以后逐步缓慢。根据数据,刚学习完毕的记忆量为100%,20分钟后只剩58.2%,一天后还剩33.7%,6天后还剩16.4%,虽然遗忘曲线没有具体到2个月后的记忆量的数据,但根据遗忘曲线,1个月后记忆量应该所剩不多,第一次所听内容应该大部分遗忘,因此,由于是第二次听而对研究结果产生的影响不大。

    其次,1个月后,学生听力水平的提高也可能对结果产生一定的影响。但在学生大四课程中,已没有听力课程,另外,学生大部分在准备考研的专业课或找工作,少部分准备出国,在访谈中大部分学生表示没有因为第一次的“打击”而特地去练习听力,听力水平虽然可能有所提高,但从结果听力正确率的大幅提高程度来看,应该不仅是水平提高所致,主要还是跨文化交际知识的增加对听写正确率的影响。

    4 结论

    在英语听力理解中,听力技巧固然重要,但跨文化交际的知识对于理解文章的内容有着同样至关重要的作用,不容忽视。因此在英语听力教学中,仅从提高听力技巧的角度进行教学是不够的,还应该注意跨文化交际的培养。尤其在今天,外语教学已不单纯是语言技能的教学,培养学生的跨文化交际能力成为外语教学的更高目标,好多高校的英语专业人才培养方案都将培养学生的跨文化交际能力放入其中,也开设了跨文化交际的课程。本文的案例证明,在听力教学中应适当地加入文化背景知识,消除文化盲点。这不仅可以提高学生的听力理解能力,同时可以提高学生对听力教学的兴趣,最终能够在与外国人交际时具备跨文化交际的能力。

    参考文献

    [1]朱文俊. 现代英语语言与文化研究[M]. 北京 北京语言学院出版社, 1994185.

    [2]樊葳葳等(编). 跨文化交际视听说[M]. 北京 高等教育出版社, 2008.

    [3]黄彩珍. 跨文化交际中的英语听力教学[J]. 中国西部科技, 2009, 8(27) 112-113.

    [4]叶朝成. 网络环境下大学英语听力教学中培养的实证研究(湖北省教育科学“十一五”规划2009年度专项资助重点课题(2009A099)研究成果) [J]. 中国电力教育, 2010,(18) 196-197.

    [5]云天英, 梁汇娟. 大学英语听力教学过程中学生跨文化交际能力的培养[J]. 黑龙江高教研究, 2009, (8) 197-198.

    [6]董广智,刘丽欣.图式理论与英语听力教学[J].东北大学学报, 2003, (3) 40.

    [7]高语境与低语境交际的文化渊源[J]. 宁波大学学报(人文社科版), 2009, Vol. 22, No. 4 51-55.




    这是水淼·dedeCMS站群文章更新器的试用版本更新的文章,故有此标记(2019-02-06 10:21:29)

    上一篇:权健新守门员教练挺有趣 米兰达轻松获球员信任

    下一篇:没有了